“喝小烧”很惬意,可你确定你喝的真是“烧酒

2020-02-07 02:12 来源:未知

   东北有句顺口溜,夹小包,穿小貂,开个捷达,喝小烧,说的是很多人向往,在东北也常见的滋润生活状态。其中喝小烧就是喝烧酒。小,跟小吃的小类似,意思是日常生活场合,轻松随意地来上两口酒。过去,东北的小烧多是散装的,天寒地冻的冬季最为畅销。赶大车的,上山打猎的或是砍柴的,甚至大大咧咧的农村老娘们,腰间或手里都会有个用来装酒的家什,冷了累了,都会仰脖子诌上一口,既暖身子又解乏,那叫一个得劲!酒瘾大的,家中还会像冬天积酸菜一样,弄个大缸,专门用来装酒,可见烧酒的吸引力。

  

  

   其实,烧酒就是我们平时说的白酒。我家乡民间就常用烧酒来称白酒。烧酒,是用蒸馏法制成的酒,大多透明无色,酒精含量较高。现在国人宴饮常喝的白酒多是40来度的,但度数高的烧酒,有五六十度甚至更高,比如红星二锅头常见的是56度,衡水老白干有67度的。高度酒用火能点着。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就曾回忆过,在一次宴会上,周恩来亲自点燃了一根火柴,放在装有茅台酒的杯子上,来证明它能烧着。很显然,高度酒喝太多了会伤身体。不过,喜欢喝高度酒的人,多不太愿意喝低度酒,可能是觉得低度酒不够劲、不够烧吧。

  

   中国烧酒自古有之,按照明朝李时珍《本草纲目》的说法,烧酒自元时始创其法,以糯米或粳米或黍或秫或大麦蒸熟,和麴酿瓮中七日,以甑蒸取。其清如水,味极浓烈。也就是米、大麦、高粱(秫)都可以做烧酒。可是,烧酒真是元朝才有的吗?唐朝白居易有诗句荔枝新熟鸡冠色,烧酒初开琥珀香,雍陶有诗句自到成都烧酒熟,不思身更入长安,说明至少早在唐朝时候,就有叫做烧酒的东东了。

  

   当然,不同时期的烧酒,未必指的是同一样东西。有人认为,《水浒传》里梁山好汉们喝的酒,包括白酒、清酒、浑酒、老酒、水酒,都是榨制的低度酒,宋朝没有类似今天白酒的烧酒。但如果认真研究《水浒传》就会发现,里面有滑辣清香的酒,还有一杯两盏,不觉沉醉的描述。《宋史·食货志》里说,当时有腊酿蒸鬻,候夏而出的大酒,河北秦皇岛曾出土金代的铜制烧酒锅,我认为宋朝是有度数较高的蒸馏酒,也就是今天的烧酒的。

  

   烧酒不只中国有,韩国也有。但韩国烧酒虽名字也叫烧酒(韩语读音为soju),却跟中国的烧酒完全不同。韩国烧酒属于清酒类,酒精度一般只有20度左右。入口清新,后味稍甜。因为度数低,大家可以看到韩剧里面,喝酒都是一口一杯。韩国烧酒多是300多毫升一瓶,一般人干掉一瓶问题不大。笔者上大学时曾交了俩韩国留学生朋友,一次一起聚餐,有人把一瓶白酒分给他们,结果那俩哥们一口就把半斤白酒干了,估计是把中国白酒当韩国烧酒了。

  

   喝惯白酒的中国人,初尝韩国烧酒时一般不太习惯,觉得它没有酒香,只能算一种怪怪的饮料。但韩国人非常喜欢他们的烧酒,在街头吃烧烤时最爱喝,一年要喝掉几百万瓶。随着韩国文化的输出,韩国烧酒也被出口到外国,在欧美甚至已成为白酒老大。欧美人对韩国烧酒认同度很高,把韩国烧酒视为白酒中的极品。但在中国,韩国烧酒主要只在年轻人中受欢迎,一些女孩子参加集体交际活动比如K歌时,会人手一瓶韩国烧酒助兴,显得时尚、有活力。

TAG标签: 招商展会
版权声明:本文由剑南春市值_最新酒类行业新闻,酒业资讯_中酒网发布于招商展会,转载请注明出处:“喝小烧”很惬意,可你确定你喝的真是“烧酒